從網民對安倍晉三遇刺身亡的反應,再次看到幸災樂禍這普遍的人類劣根性 时事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今年7月8日,日本前首相安倍晉三在奈良市遇刺身亡,不少大陸網民在互聯網上表達出興高采烈的心情,例如在貼文上說:「普天同慶」、「請南京的朋友向先烈報告好消息」……中國人對此事的心情,自有其歷史背景,第二次世界大戰時,日本以殘酷手段蹂躪中國百姓,很多人記憶猶新,何況安倍晉三今年4月參拜靖國神社,有崇尚軍國主義之嫌,無對侵略悔過之意,令中、韓兩國皆表示不滿!

然而,這並不是個別孤立的事件,2022年俄烏戰爭、2020年新冠肺炎在美日擴散、2011年日本九級大地震、2001年「911」恐怖襲擊……這本是天災人禍,理應伸出同情之手,但有些國家及民眾,卻表達出冷嘲熱諷、眉飛色舞、幸災樂禍的態度。就拿COVID-19來說吧!疫症波及全球,所有國家無一倖免,自己的國家也死很多人,又何必落井下石,在別人的傷口上灑鹽呢?「恨能挑起爭端,愛能遮掩一切過錯。」大家攜手抗疫、互助互愛,豈不更美好!

筆者從事研究哲學和心理學,我想指出:以上並不是某些國家及民眾獨有的現象,其實,幸災樂禍是普遍的人類劣根性,相信「權力意志」的德國哲學家尼采曾經說:人類大部分快樂,是建築在別人痛苦身上的。相信許多人在日常生活中,都見過將自己快樂建築在別人痛苦身上的人,很多人喜歡嘲笑人家的問題或缺憾。例如肥胖、口吃……對方越是覺得難堪,他們便越高興。這種自然傾向,原本應該通過教化去修正,但不幸的是,洗腦教育、政治宣傳,卻將這種劣根性推向極致。

心理學家從「社會比較理論」去解釋幸災樂禍的心理,人通過比較去建立自我形象,而比較的對象是與自己相似的人(例如年齡、性別、學歷)。同樣道理,國家民族亦會通過和自己實力接近的國家民族比較。在比較之下,當感到自己不如人而導致自我形象受損的時候,便會產生妒忌心,這時候有三種選擇:放棄比較、急起直追、或者期望別人失敗。社會心理學家的實驗顯示,人們傾向於第三種選擇,那就是樂於見到比自己更加成功的人遭遇挫敗。當民族自信心、民族尊嚴受到挑戰時,人們亦會作出同樣反應。

不幸的是,商界利用了這種人性弱點圖利,例如真人秀節目(Reality TV show)、八卦新聞(Tabloid)……前者,電視節目將主角在真實生活中的尷尬場面,鉅細無遺地顯露出來;而後者則揭露明星、藝員、歌星、名人的醜聞或者傷痕,觀眾和讀者見到名成利就的人也不外如是,因此而修補了自尊。

同樣,政客藉滿足民族尊嚴和挑起排外情緒,來令人民感覺良好,從而維持內部政治穩定。在發動「911」恐怖襲擊的19個劫機者中,有15人來自沙特阿拉伯。到底是否因為美國壓迫沙特阿拉伯,而激起他們誓死反抗呢?事實上,美國曾經幫助賓拉丹對抗入侵阿富汗的蘇聯軍隊,在波斯灣戰爭中美軍保護了沙地阿拉伯,並且擊退入侵科威特的伊拉克軍隊。沙特阿拉伯的華哈比教派,一直宣揚仇恨以色列、仇恨美國、仇恨不信者的教育。

「911」事件後,美國廣播公司到巴基斯坦一間教導華哈比教義的學校採訪,當中一名十二歲的男童聲稱,他長大後的志願是殺死美國人,而那位記者是該名男童第一個遇見的美國人。通過洗腦式的仇恨教育,人可以仇恨素昧平生的人、仇恨抽象的概念!

最後我提出一套1992年台灣拍攝的抗戰電影《黃金稻田》來作為總結,這齣電影的主旨是批判大和民族的軍國主義。片中有如下兩句精警的對白:「不要相信武士道!這是民族自卑感而化成變態的民族自大狂!」也許這是放諸四海而皆準。

 幸災樂禍心理學|余創豪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adph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