鄭立新牧師連續多次進急診室、接踵而來的驚恐,然而上帝給他「莫大的能力」反彈,而變得更強大 信仰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最近三個月,我接二連三地經歷驚恐,先是因為劇痛和出血連續三次進急診室;後來得醫生許可,按計劃參加土耳其的「啟示錄七教會」之旅,卻是在一半旅程時再次出血而緊急入院,但感恩得以平安回國。沒想到剛剛穩定下來,5月3日早上,我發現左臉麻木了,以為是中風,於是馬上又去了急診室!感謝主,診斷是暫時的病症叫貝爾麻痺症(即面癱)。醫生要我放心,情況是良性的,幾個月內會自行康復。

自從2016年第一次視網膜脫落開始,我經歷了一次又一次的挫折,雖然是接踵而來的驚恐,但在這個過程吹號者事工誕生了,而且是在疫情最嚴重時,讓我看到疾病可以成為上帝前進的標誌,並且「上帝造萬物,各按其時成為美好」(《傳道書》三章11節),是如此地真實!

上帝的恩典奇妙,對吹號者事工的反應越來越強烈;無論走到哪裡,我都看到和聽到許多家庭都經歷同樣的問題:從小在教會長大的孩子,長大後卻離開了基督信仰。我禱告主讓越來越多的教會和父母能夠認識到:我們自己的孩子是最重要但又是最被忽視的宣教工場,而單靠兒童主日學和青年小組聚會,不再足夠裝備孩子面對今天世界的挑戰。如果大使命是教會的主要焦點,那我們需要更多投入搶救下一代的戰場。

自我開始在各地吹號以來,無論走到哪裡,我看到越來越多的父母挺身而出為自己的孩子而戰。這讓我深感鼓舞,即使經歷這連續不斷的驚恐,也未能使我卻步。我知道一個士兵上戰場,就有失去生命或受傷的危險,所以我的病只是在戰場上的一次受傷。等傷好了再奔赴戰場,即使傷沒好我們仍能繼續前進;當貝爾麻痺症影響我說話時,我仍然可以用手寫作。

保羅為了福音而經歷了許多患難,但他並沒有喪膽。相反,他每次反彈時都會變得更加強大,因為在他裡面有一「寶貝」,那就是上帝「莫大的能力」!就像不倒翁玩具在被擊倒後總是能反彈重新站起來,因為它底部很重。同樣,我們基督徒也應該「反彈」,因有我們有上帝「莫大的能力」為底部;因此「我們處處受困」(被擊倒),「卻不被捆住」(反彈),同樣,「困惑,但沒有被絕望」,「遭受迫害,卻不被撇棄」,「擊倒在地,卻不致滅亡」。當每次遭受苦難或被擊倒的時候讓我們與耶穌同死,但藉着上帝「莫大的能力」將使我們反彈,「使耶穌的生也在我們身上顯明」。有時我們好像被擊倒,但我們終將「反彈」,「為要顯明這莫大的能力是出於上帝!」

288546735_10228226052624619_2493290956078841425_n.jpg

(照片來自鄭立新牧師Facebook)

鄭立新牧師病情更新06/22/22中午:感謝主,昨天的支架手術順利,但因我剛做完前列腺手術,一個要需凝血,另一個需不凝血,較多挑戰. 目前都已穩定. 若順利明天拿掉輸尿管, 感謝主,繼續往好的方向前進!

(本文是作者最新見證的縮寫版,詳文請看「吹號者事工」博客:trumpeter.blog)

驚恐之後的反彈|鄭立新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