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叛徒—吉拉爾,間接奪去 40 萬美國人的性命,在獄中服刑時皈依了上帝,找到了自己的救贖主。 纽英伦园地 社会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彼得三次不認主」,是《聖經》裡耳熟能詳的故事。最後的晚餐後,彼得表示願為耶穌捨命,耶穌卻說:「我實實在在地告訴你,雞叫以先,你要三次不認我。」

這何嘗不是人性的寫照?

事情發展,果然如此:在大祭司該亞法的官邸,婢女指彼得是和耶穌一起的,他立刻否認;有人認出「你跟他們確實是一夥的;你的口音把你露出來了」,他仍然否認;被指證他就是揮刀削掉大祭司僕人右耳之人時,還是堅口不認。

彼得不是膽小之人,否則當人抓耶穌時,他不會揮刀傷人;當門徒一個不剩地嚇跑時,他也不會隱蔽地悄悄尾隨......只是當危險逼到眼前,他的信心一點不剩地灑了出去,以致賭咒發誓不認識耶穌!雞叫聲起,他才想起耶穌先前說的話,流下了羞愧的淚。

其實,這何嘗不是人性的真實寫照?不枉良知,需付代價;不同的,只是每個人的閾限值不等而己。我們雖未遇到彼得那樣的生死考驗,但也難逃大大小小的良心拷問;有的勝過了,有的敗下陣,故在圍繞利益的軌道上,遍佈著光怪陸離的謊言與背叛。

顯然,構成一個人生命之特質的,不是對於本能的順從,而是對於本能的反抗。但,我們如何做得到!

生死關頭沒有對錯?

傳記片《美國叛徒:軸心莎莉的審判(American Traitor: The Trial of Axis Sally)》裡的女主角吉拉爾(Mildred Elizabeth Gillars),是一個真實生活中的真實人物。她生於緬因州,長於俄亥俄州,謀生於紐約市。為了實現明星夢,從事過各種工作,與股票公司巡迴演出、在雜耍中跑龍套、擔任雕塑家藝術模特,但都一事無成。

第二次世界大戰爆發時她正在德國,機遇也找上門來:國家廣播公司需要面向美國區的播音員。利之所誘,情之所惑,她鋌而走險,成為美國公眾眼中視同希特勒的惡人,專事德國戰無不勝、盟國必然失敗、美國只能投降的虛假宣傳,甚至在德國宣佈投降的前兩天仍在播音。

當然,泯滅良知同樣要付代價。吉拉爾隱姓埋名也未逃過美國的追緝,於1946年在柏林被捕,1949年被控八項叛國罪,最後以出演廣播劇《夢境》一項叛國罪成,被處10至30年監禁。影片中的公訴人指斥她將溢美之詞全部給了德軍與納粹,而用喉舌削弱美國作戰努力、瓦解軍隊士氣,間接奪去40萬美國人的性命。吉拉爾辯解:「那一刻你無法選擇對錯,而只有生或死。我只是想活下去。」

不然。不是無法選擇對錯,而是生死一線間時,既已選擇了苟活,便無顏再正視對錯!

不要等到迷失之時

然而,凡要救自己生命的,倒要喪失生命。隨著吉拉爾成為邪惡軸心國削弱反法西斯力量的武器,她作為人的尊嚴便蕩然無存。吞噬良知之魔,必然會向棄良知者反噬。號稱第三帝國宣傳天才的戈培爾,甚至在工作間以公然的強暴來羞辱她,黨衛軍更時不時地押解她去隨侍戈培爾。此時,就算她有心殺了這惡魔,卻已再無還手之機——凡讓人為之降低底線的東西,最終都會讓人輸得血本無歸!

 美國作家與哲學家梭羅(Henry David Thoreau)說過:當你實現夢想的時候,關鍵不是你得到了什麼,而是在追求的過程中你變成了什麼樣的人。福音書記載的彼得,在三次不認主後,見證了耶穌的復活,從此效法基督,直至獻出生命。新約《聖經》有他留下的兩卷書信,以人生心得激勵信徒。而吉拉爾也值得慶幸,她在獄中服刑時皈依了上帝,找到了自己的救贖主。

但願我們不要等到迷失之時,才開始了解自己及人生。

代價|穎文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