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親憑藉單純的信心成為一個蒙恩蒙愛的女兒,如今跟我們只是暫別,不久會在天家重聚 弗州園地 家庭 见证

福明兄弟裝修 雲團契 adph

每年的母親節,我都代表母親給教會的姊妹每人送一枝康乃馨和一張心意卡,表達母親對教會的感恩和對姊妹們的祝福,因為過去十年母親因行動不便,沒有參加主日祟拜,教會的弟兄姊妹都非常關心她,常常電話問候,牧師和長老也特別上門探訪,並且為母親施聖餐。但母親剛剛在三月底回天家了,今年母親節我是否還繼續代表她送康乃馨呢?我想,我會的,我要延續母親給各人的祝福,因她大大祝福了我和妹妹的生命。

早年艱苦生活

母親的童年並不快樂,她是九個孩子最小的一個,前面有三個哥哥、五個姐姐。哥哥和姐姐都上學,但母親小小年紀留在家中打紗,幫補家計。外婆的藉口是家境困難,不能供她教育,這可能是真的,但在母親幼小的心靈留下深深的創傷。

日軍侵華時,母親一家由國內逃難到香港,生活更加困難。年僅20歲的母親為了減輕家庭負擔,便與比她年長10歲的父親結婚,更跟隨丈夫遷到澳門。父親是一個男權至上的人,常常無理取鬧,母親年輕,又舉目無親,更不能向外婆及兄姐們申訴,長期的精神折磨,導致她體弱多病。

在我九歲的時候,父親因病去世,沒有留下任何產業,年輕的母親便要負起撫養我和妹妹的責任。母親沒有學歷,只能靠替人家洗衣服,清潔供養我們;並且買了十多隻小雞在天台一角飼養,每天我和妹妹協助清理雞舍,常常撿拾新鮮雞蛋,非常開心。後來,因母親有好的人際關係,兼職做了房屋經紀,替人租賃,賺取佣金,我們的生活也逐漸安定。

重視教育和愛

父親生前,我和妹妹在當時一間校風優良的名校唸書,父親離世後,許多人建議母親把我們轉到公立學校,母親卻堅持讓我們繼續,因為她明白教育的重要,她沒有上學的機會,希望兩個女兒能在好的環境裡接受教育,相信當時的她必定常為支付我們的學費承受很大的壓力。同時,我更要感謝母親給我們選校的決定,因為這所學校是基督教機構創辦的,自小接受《聖經》的真理教導成為我後來信主的基礎。

在我和妹妹的記憶中,我們的童年是快樂的,是沒有憂慮的,因母親給我們無限的愛和無微不至的照顧。我們許多童年的照片中,在攝影樓拍的、在戶外拍的都很多;我們都穿著同一款式的外褸,裙子,褲子和鞋襪,可稱為「雙妹嘜」。母親對我和妹妹是一視同仁的,她不想妹妹穿我的舊衣服和舊鞋,她要我們體會到她對我們的愛是同樣的,我們都是她眼中的瞳仁。在母親的童年從來沒有新衣服和新鞋,都是用姐姐們的舊衣服和舊鞋。

美國更新生活

後來,我到香港唸大學,不久又來美升學,妹妹也在同期去英國唸書,只剩下母親一人,相信這是她一生最孤單無助的時期。那時候我們沒有考慮她的感受,只顧及個人的理想和前途。在這段時期,剛是母親的更年期,本來身體已經虛弱多病的她,要承受更多的疼痛。這樣煎熬了兩年多,直至她獲批准來美定居。現在回想,我們對母親實在虧欠。

母親來美後,依然勤奮,除幫助我和外子料理家務,每週一次乘地鐵給一個家庭做打掃,把賺來的「辛苦錢」寄給在香港的外婆和兄姊,她是那麼牽掛著她的親人,特別是她的母親;雖然外婆曾經苦待她,但她完全置於腦後,盡女兒的責任照顧母親。

母親沒有上學的機會,但是很好學,有空便拿著紙和筆練字。不知為何她要挑戰自己,要申請入籍,成為美國公民。我和妹妹給她在家中惡補英文,從字母班開始,並做數盒錄音帶讓她練習(那時還沒有入籍班和完整的入籍課程)。數月後母親成功通過口試,不需要律師的幫助,宣誓成為美國公民。

最感恩的事就是母親願意信主。1995年我們一家開車到多倫多市參加一個當地教會舉辦的夏令會,會中聖靈動工,母親決志信主,同年在教會受冼,正式歸入主的名下。自此,我們每主日一起到教會參加崇拜,在教會認識了許多肢體,母親的生命變得豐盛。雖然母親不會讀《聖經》,禱告也是簡短數語,但憑單純的信心就成為一個蒙恩蒙愛的神的女兒。

晚年欣然接受

2011年母親在一次車禍中右手嚴重受傷,兩條主骨完全折斷,體內流血不止,出現生命危險,經過搶救輸血後才保存生命,感謝父神的拯救。手術後的母親在療養院復健,度過漫長的兩個多月才回家。

自那次交通事故後,由於服用大量止痛麻醉藥物,母親的記憶力迅速退化,社交圈子也漸漸縮少,但她仍然會哼一些小調自娛,和她一起禱告時她會回應「阿們」。她的自理能力也倒退了,我和妹妹替她穿衣服和襪子時,她便說「唔該」(謝謝的意思)。我常常自省,我年幼時母親每天照顧我的起居飲食,無微不至,我曾對她說過「唔該」嗎?

最近三年母親的青光眼惡化,她只能感到光和暗;為了安撫她,我們便告訴她室內關了燈,因為省電的緣故。她欣然接受了,並沒有因看不見而發脾氣或沮喪;我心裡一直疑問,母親是否已知道自己失明,但她不埋怨是不想我們為她難過。

暫別期待重聚

今年三月初,母親開始不願進食,飲水量大大減少,我們用許多方法勸誘她,但她總是把食物吐出來。終於,3月14日我們把母親送到急診室,醫生的診斷是老人痴呆症末期的跡象,是無法逆轉的,他建議把母親送到安寧服務機構,但申請需要時間;無可奈何我們接受了醫院的建議。然而,3月21日,天父就接母親回天家了。她離世時面容安祥並且充滿光澤,是在神的榮耀裡。

我相信母親跟我們只是暫別,不久會在天家重聚,並且與父神同在,與眾聖徒一起享受永恆的福樂。然而,我心裡仍然有遺憾,就是沒有真摯地、認真地向母親表達過我的感恩。許多時候,我覺得她給我的叮嚀和關懷是囉唆,而我對她在晚年時的照顧是出於責任,多於對她的愛,現在我十分愧疚。希望有一天我們重聚的時候,我對母親說:「我真的很愛您!母親,我永遠愛您!」

母親的祝福陳梁惠嬋
如果您『阿門』《號角月報》的文字和網絡事工,請考慮通過以下的小額奉獻來支持我們繼續為主作工。
您的每一次分享都是爱的传递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