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沒有復活,死亡真是人類最致命、無望、終極的打擊,但耶穌的死而復活,卻使死亡不再是人生終點,而是進入永恆的一扇門。 见证

記得小時候回鄉下看親戚,下車總要走路經過一大片雜草叢生的墓地。當時台灣多半墳墓都很令人恐懼,大人警告小孩,路過這裡,要緊閉嘴唇、彎緊手指,不能露出牙齒和指甲,不然鬼會來抓……雖然當時我們都已是兒童主日學的學生了,但教會對這方面的教導很少,大家對死亡帶著恐懼和無知,我們這些懵懂無知的小孩更是如此。

長大之後,慢慢對《聖經》真理的認識,使我對死亡有新的了解和把握:如果沒有復活,死亡真是人類最致命、無望、終極的打擊,但耶穌的死而復活,卻使死亡不再是人生終點,而是進入永恆的一扇門。

有一天必再相見

家母90歲中風臥床,我每年回去看她一次,陪伴她兩、三個禮拜。和她聊天時,我會考考她心算,問她有幾個兒女及兒孫的名字,她曾住過哪裡等等,她都答得對,看來是沒有失憶。每天,我會跟她一起背她熟悉的經文、主禱文;當問到她信什麼、將來會去哪裡時,老人家堅定地回答:「我信耶穌,有一天我要到主那裡……」

就是到了最後一年,她幾乎認不出我是誰,但聽我問她信什麼、將來要到那裡去,仍然十分清楚地回答無誤。有朋友問,當媽媽認不出我是她的女兒時是否難過?我說:她不認得我是誰沒關係,如果她忘記耶穌、對未來害怕恐懼,那我才要真難過。

半年後,我回去參加家母的追思告別禮拜,感受到那是一個榮耀的歡送會,對我的心靈是一個醫治——因耶穌而有的復活盼望,減輕了我失去母親的傷痛,也讓我更加確信有一天必要與媽媽再相見!

預備心面對永恆

牧會多年,陪伴弟兄姊妹經過不少難關,特別是病危生命的末期。這對我是一個挑戰,誠實地說,我很掙扎!面對癌末病人要怎麼禱告?是繼續求主賜下信心,相信神(上帝)會醫治,甚至宣告神已經醫治了?或者要求神賜下話語,幫助他們勝過疾病疼痛,並預備面對永恆的心?

記得一位住在安寧病房之姊妹的女兒打電話給我,有點生氣地說:「我的牧師來見我媽媽時,問我媽媽『預備好你的心了嗎?有沒有想到還沒有原諒的人?』我媽媽很不高興,他好像已經在為媽媽準備後事,我媽媽還活著呢!」如果基督徒,甚至連我作師母的人,都這麼忌諱面對死亡,那跟世人有什麼分別呢?

幾年後,我慢慢能夠真實地面對病危的弟兄姊妹,特別是在醫院時。我知道不能只是一味地求主醫治,而要學習跟他們一起禱告:「主啊!你是創造保守生命的主,你有權柄大能使我們所愛的弟兄突破醫藥的有限好起來,但如果你要帶他回到你那裡,求神減輕他的痛苦、讓我們從整個過程裡經歷神的同在,並預備我們的心面對永恆……」

當對未來有把握

有一次,外子為一位老弟兄主持告別禮拜。喪家的一位沒有接觸過福音的朋友說:「如果有一天我的母親去世了,希望她也能有這樣的喪禮。你們基督徒的喪禮雖然有悲傷,但整個儀式帶給人安寧、盼望……」幾年後,我再問起那位朋友,得知他已經信主了!沒想到,一場傷痛卻使人有盼望的追思禮拜,為一個人種下了福音的種子。

教會有位罹患肝癌的姊妹,經過一、兩年的治療仍不見好轉。我曾問她:「妳會埋怨神為什麼讓妳生這個病?」她笑笑說:「總是要一個理由,才能回到天家啊!」真的,有時候,太豐富、安逸的生活,會使我們以為能永遠活在這個世界。《密室》的作者彭柯麗在最後六年中風臥床,服侍她的人說:「她每天的晚禱總會有這句話——主啊!願祢快來!」

多麼寶貴的一句話,洋溢著對永恆的把握及渴望。

看死亡如同回家

我們不是都很期待回家或搬新家?著名佈道家慕迪(Dwight Lyman Moody)就說:「如果有一天你們聽說慕迪死了,不要以為奇怪,他只是從地上的帳棚搬到天家……」是的,基督徒看死亡是「回家」,因為基督復活,勝過死亡的權勢,使我們勇於面對死亡,並穿過死亡的拱門,進入榮耀永恆的天家。

《聖經》在《約翰福音》十四章記載,主耶穌在釘十字架前安慰門徒:「你們心裡不要憂愁;你們信神,也當信我。在我父的家裡有許多住處;若是沒有,我就早已告訴你們了。我去原是為你們預備地方去。我若去為你們預備了地方,就必再來接你們到我那裡去,我在哪裡,叫你們也在那裡。」(1-3節)

當我們對復活有把握,就不再有恐懼,而能預備迎見神——必朽壞的總要變成不朽壞的,必死的總要變成不死的!

穿越死亡的拱門蘇傅麗秀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