謎霧 文娱

2020年最優懸疑劇,以三條時間線交會出謊言深處《沉默的真相》叩問著每一個觀眾的靈魂:在無盡長夜裡憧憬黎明,到底值不值?負責地鐵拋屍專案的刑警嚴良,那句「戲是越來越好看了」的台詞,意味深長。

好人必須死?

侯貴平是一切故事的源頭,出現在2000年這條時間線上。他來到苗高鄉支教卻不料一個女學生的自殺,把他推上危險之途。當他發現背後的黑手正是學校贊助者卡恩集團,利用未成年女學生性賄賂政府官員,便毫不猶豫地報了警,並將拍到的照片和受害學生名單交給了警方。

正義並未現身,面對暗黑魔掌,他孤軍奮戰,低估了罪的窮凶極惡;又一腔熱血,高估了公檢法的公正無私;縱然懷抱浩然正氣,卻極盡屈辱地死去。警方結論是強姦婦女、拒捕落水,但寫有真實死因——窒息、死後拋屍的屍檢報告,卻不知所蹤。

這一冤案令他的母親精神失常、父親昏倒中風,整個家族十年間抬不起頭。本該尊為英雄的人,卻被視為犯人。觀眾彈幕:做好人太難;都不想當好人了......但那些把侯貴平推入死亡陷阱的幫凶,也都沒能逃脫喪命下場,死的意義卻完全不同。我所能想到的,是《聖經》中的警句:人人都有一死,死後且有審判。這正是《沉默的真相》超越同類刑偵劇之處:既以懸疑挑戰智商,亦以善惡鑒別人性。

絕命值不值?

在2003年這條時間線中,江陽是核心。他本是平康縣檢察院最年輕的科長,唯一的研究生學歷檢察官,還是江潭市副檢察長的準女婿,所以當同學李靜找他幫忙調查男朋友侯貴平之死時,他很猶豫,但「知道了這麼多真相,不可能停下來。」為此,他先割捨了愛情前途,後又拋下妻兒,不惜背水一戰:「我不信鬥不過他們,誰怕誰......」

但他真的沒能鬥過,黑暗掩蓋了光明。他被誣陷,坐了牢。2009年出獄時,那個意氣風發的年輕有為者已無影無蹤,人們眼前的江陽拱肩縮背、未老先衰,就像過了火的林木,只剩餘燼。前法醫陳明章與前刑警朱偉,為這位前檢察官洗塵時,江陽發現錢包不見了,頓時失神:錢包丟了,錢包還是丟了。

江陽扮演者白宇自述:無論在生活裡,還是在表演中,他從來沒有這樣大哭過;就是開拍前也沒想到會這樣爆發,江陽太不容易了!是的,他所丟的豈止錢包?還有蓬勃的理想與旺盛的生機!他直哭到口噴鮮血、昏死過去。醒來又得知,已確診肺癌。生命所剩無幾,他要最後一搏——還無辜者清白、給社會一個說法、維護司法應有的尊嚴。

黎明幾時有?

2010年,赴死的江陽對著攝像機錄下最後的話:這些年太難了,像是一個無盡的長夜,無數次憧憬著黎明的到來;不止一次問自己,這樣做到底值不值?答案就是當生命走到盡頭,還有沒有遺憾......拍這一幕時,在現場的編劇落了淚。

看這一幕的我,則想到《羅馬書》中的話:「為義人死,是少有的;為仁人死,或者有敢做的。」(五章7節)正如嚴良的扮演者廖凡總結的那樣,這部劇「更接近古希臘悲劇,一個人為了正義或信念,拋開一切,和整個世界抗衡......」但人間正義卻總是遲到——直到2010這條嚴良時間線,善惡也並未分出勝負。

難忘江陽與兒子的一問一答:

爸爸,人要是沒了,會去哪裡?

去天上。

那我要是想跟你說話了怎麼辦?

你就對著天上的一朵雲喊三聲爸爸......

那一刻,多麼希望編劇是基督徒,那麼這對父子就有機會得到屬天的盼望:在世上你們有苦難,但你們可以放心,耶穌基督已經勝了世界!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