厚恩使心安樂 家庭

她說經過禱告明白了知道了對奉獻的意義有了新的領受」,她願意跟隨勞牧師將自己一生奉獻給主

編者按:從這期開始刊登系列「尋找愛的故事」,是角聲單身同行者團契同名訪談節目的選錄。新冠疫情中開始的這個節目,在人心對未來惶惶不安的時候,細細回顧上帝如何把兩個愛的心牽引在一起,過去的奇妙讓我們看見上帝的慈愛和信實,不但可以激勵等待中的單身朋友的信心,更希望可幫助大家在愛的溫馨中得著力量來面對明天。系列的首打,是角聲創辦人勞伯祥牧師師母的故事。

我的心哪!你要仍歸安樂,因為耶和華用厚恩待你。——(詩篇一百一十六篇7節)

由《聖經》帶着你走,會是怎樣的生活歷程呢?讓我們一同分享勞伯祥牧師的愛情與婚姻故事,從中體驗有信仰人生的美妙。

點亮一盞腳前燈

勞牧師早年在讀《聖經》時,特別對《詩篇》116篇7節的經文有很多的感動,他知道這是上帝在他人生路上為他點亮的那盞指路明燈,從此便常掛在心裡,凡事必以這篇詩文做對照、作鼓舞和慰籍。

年輕人遇上青春期,少不免將男歡女愛的事情,看作是生活的重點,甚至是生活的全部。勞牧師記得自己在16、7歲那年,看見團契裡有位弟兄遇到失戀,非常地痛苦,整日愁眉苦臉,寢食不安。其他弟兄開玩笑地編了首打油詩來形容這位弟兄的苦狀,勞牧師至今仍記憶猶新:「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求之不得,輾轉反側。」而後來,勞牧師自己也體驗了這種「求之不得,輾轉反側」的苦惱了!

1966年,19歲的勞牧師,對團契中一位姊妹產生了好感;於是,兩人開始交往。快樂時光總是易過,眨眼間,兩年時間就過去了。到了1968年,女朋友移民美國,他倆就天各一方。那個年代,交通、通訊都不像如今一樣方便,打長途電話也不是一般人能夠負擔得起的。女友的遠去,猶如勞燕分飛,未來一片渺茫。

女友初到美國的時候,她的許多親戚,免不了會熱心為她介紹對象,像醫生、工程師這些條件好的大有人在。女友的信心曾有過動搖,對於未來的不確定性,對於分別的環境會不會改變自己或對方,她的心裡都沒有一個底。於是,她寫信給勞牧師,說算了吧,我們隔得太遠了,不如就此了結吧。

勞牧師相信自己感情是真實的,必須要對認真付出的感情負責任,不能輕言放棄;更不應該因為害怕未知的將來,害怕兩地相隔,就舉手投降。他抓住上帝的應許,內心不斷告誡自己「要仍歸安樂」。於是,提筆給女友寫了封回信,鼓勵她說:「不要因為怕,而斬斷感情。假如沒有什麼特別不適,讓我們繼續下去吧。」

這樣,他倆就又繼續鴻雁傳情,度過了春、夏、秋、冬,時間來到1969年。

明燈引導終身路

1969年,勞牧師領受到上帝的呼召,決定要終身事奉,於是他進入神學院裝備自己。這樣重大的決定,他第一時間想到的就是告訴遠在美國的初戀情人。

夜晚,勞牧師坐在燈光下,開始給對方寫信。他覺得應該給女友作個交代,感情上的事情也希望有個確定;畢竟,他要走的是一條需要附上畢生精力的道路。

想到未來的日子,勞牧師不禁思緒萬千,他洋洋洒洒地暢抒胸懷;把對將來人生路可能遇到的種種艱難困苦,例如去危險地區宣教,或為主的緣故窮困,以及自己要一生奉獻給上帝的決志和預備,等所有情況,都一五一十地告訴了女友。不過,千言萬語歸結到一點,就是希望能把兩人的戀愛關係確定下來。

輕輕一枚郵票,載着千斤重的心情,輾轉半個地球的距離,飄落到遠方的窗前。

過了一段時間,女友的回信終於到了,在信中她聲稱「沒有想過要當師母」,這意思是不是已經很明確了?

勞牧師心想,我要讀神學,她卻沒有想過做師母,看來感情只好告一段落了。勞牧師決志要奉獻給上帝,或許,這就是奉獻的意思了吧?

為了上帝的事工,不得不割捨初戀的感情,勞牧師當時就覺得自己正在體會亞伯拉罕舉起砍刀,準備將自己獨生子獻祭給上帝的那種堅忍與剛毅。

(注釋:亞伯拉罕是《聖經》中記載的一位完全信靠和追隨上帝的義人。上帝為試煉他的意志,讓他殺死自己獨生子以撒,作為祭品獻給上帝。當然,上帝最後並未讓他真的殺死兒子,而是用了一隻「替罪羔羊」來完成試探。)

勞牧師沒有將心思浪費在傷感或失落的情緒上,靠着詩篇經文的支撐,專心一意地攻讀神學。

三個月後,女友又來信了!這一回,她說,經過禱告,她「明白了,知道了,對奉獻的意義,有了新的領受」,她願意跟隨勞牧師,將自己一生奉獻給主。

勞牧師好感動,同時,對詩篇中「仍歸安樂」和上帝「用厚恩待你」的經文也有了新的領受。奉獻也許勞苦,上帝的應允確是甘甜!

當年女友的決定,其實並不是單純感情上的決定,而是通過禱告,領受到來自上帝的感動,這一定要出於她個人有一顆願意奉獻的心,才得以實現。若僅憑個人感情就做出的決定,是很難在事奉上帝的道路上走到底的。

戀愛關係終於塵埃落定,勞牧師感到歡欣鼓舞,從此便可以心無旁騖地攻讀神學。

1972年,女友不顧母親的反對,獨自一人,乘搭飛機輾轉英國,經歷幾十個小時回到香港,與勞牧師談婚論嫁。

勞牧師於73年神學院畢業;1974年5月,有情人終成眷屬;經過八年風霜雨露的洗禮,一枝愛主的並蒂蓮盛放在香江!

如今,40多年過去了。勞牧師和師母為榮耀主的美名,為將腳前的燈光帶往每一處黑暗角落,他倆恪守一生,同心協力,不僅將兩個孩子撫養成人,也將「角聲」的福音事工發展壯大。如今,角聲在紐約有四個中心,在世界各地有十幾個分會,讓我們切實地看到,上帝的厚恩是何等的長闊高深!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