熟悉的地方有景色 文娱

楓葉秋紅,又是一個出外旅行的季節了。這時想起90年代著名詩人汪國真的《旅行》:「到遠方去,到遠方去,熟悉的地方沒有景色。」然而疫情似乎還遙遙無盡頭,這時候「去遠方」成了一個奢望。嚮往遠方的人們,只好學習忍耐等候,或者考慮近處的目標。

汪國真說,「凡是遙遠的地方,對於我們都有一種誘惑,不是誘惑於美麗,就是誘惑於傳說。」當我們用心去尋找的時候,近處的地方,原來也有美麗,也有傳說。一個秋日的傍晚,和姊妹難得清閒片刻,漫步到附近的凱辛娜公園(Kissena Park),帶著尋找的眼光,好好地欣賞了一番這個熟悉的地方,發現這裡確實有景色,稍後再上網看看歷史,發現其豐富完全不亞於遠方的任何一個地方。

這裡有風景

位於紐約皇后區法拉盛的凱辛娜公園,看似一個社區公園,但其實不小,佔地235畝,是連接布碌崙和皇后區的一個長達40英哩的綠色帶(Brooklyn-Queens Greenway)的重要部分,以其為中心左右綿延的綠地組成皇后區的凱辛娜走廊公園(Kissena Corridor Park),為這大都市帶來滋養生命的清新空氣和休閒空間。

公園最吸引人的,應該是中央的凱辛娜湖,湖水清澈,倒影著湖邊的柳樹楓樹,見證著四季按時的運轉。湖裡有成群的烏龜和魚,往來絡繹的鴨子,偶爾還能看到成雙的白色天鵝在湖中央暢遊。湖的兩邊是矮矮的山坡,一排長椅在湖邊一字排開。在清晨的光或黃昏的晚霞中,無論是坐著,還是走著,閒情逸致油然而生。

公園裡有大片的繁茂的樹林和灌木叢,常年都綠油油的。公園内幾百棵高大的楓樹,四季的顔色和景致各不一樣,都美得讓人不捨離開。公園的一處入口附近種有成行的櫻花樹,春天的時候,高處的櫻花和低處的水仙花,迎接著遊人,可媲美中央公園的景致。

公園附近有很多華人居住,早晨傍晚可以見到各得其樂的人們,打太極、扇舞、踢毽子、打網球、打羽毛球、練劍、騎自行車、遛狗、釣魚、慢跑、散步……這休閒的氣息就是一道極美的風景。

這裡有傳奇

這裡的林木歷史悠久,公園的前身是塞繆爾·鮑恩·帕森斯(Samuel Bowne Parsons,1819-1906)的私人苗圃,曾是城市園藝中心。1800年代後期,當時全美進口的奇珍植物大都是Parsons採購回來;他曾從日本進口了楓樹10萬樹,還有很多珍稀植物,據説公園裡還存留有幾十個品種,例如伊朗的波斯鸚鵡,中國的紅椿等。

公園還有一處名勝,就是凱辛娜自行車道(Kessina Velodrome),1964年奧運自行車選拔賽在這裡舉行,不少世界冠軍曾在這裡練習過。紐約2004年開始的Star Track項目讓許多低收入家庭的孩子在這裡學習自行車運動,讓他們得到童年的快樂。

2006年3月20日時任台北市長馬英九連同本地的華人名人一起在凱辛娜湖邊慢跑了四圈,使凱辛娜公園在華人中大大地提高了知名度!

這裡有溫情

平時只是自己去公園走走,但偶爾有伴一起走,就享受到有同行者的快樂。有句話說:玩的是心情,不是風景。有投機的朋友一起在大自然中走走,談談心,那是一個極大的喜樂。

那天和姊妹一同散步,在湖邊偶遇祖孫三代人,老奶奶坐在陽光下怡然自得,女兒帶著兒子在湖邊餵魚。我們為了給老奶奶拍照,和女兒Virginia聊起來,原來她是基督徒,與我們有不少共同話題。年輕的兒子非常有想法,喜歡海洋生物,喜歡法拉盛的餃子,對同齡人浪費青春的生活不能苟同,決定離開學校接受在家教育。我們給他們拍下照片,答應在報紙上登出來一定給他們寄去。在人人要保持社交距離的日子,這些一面之緣偶遇的友誼顯得溫暖和寶貴。

這裡有榮耀

走在大自然裡,無論風景如何,想到《詩篇》一五零篇1節:「你們要讚美耶和華,在上帝的聖所讚美祂,在祂顯能力的穹蒼讚美祂。」在凱辛娜公園,無論人文還是地理,都是在讚美上帝,傳揚創造主上帝的榮耀。這是最美的景色!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