顏值算什麼值? 纽英伦园地 社会

一個人的美,不是彰顯在臉上,而是心中的那盞燈......這是瑄瑄在臉書上說的。

我立刻想到了大熱的網絡流行詞:顏值。顏,容顏、容貌;值,數值。顏值,即人的靚麗分值。誇讚一個人漂亮顏值高,會以「顏值爆表」形容。漂亮既是一種美,誰不喜歡?中華民俗衡量婚姻愛情的恆定標準就是郎才女貌。事實上,不只男生要求女生美貌,女生也一樣喜歡男生俊美。

一千年前,宋仁宗之女福康公主的附馬李瑋很有才,擅長丹青;《宣和畫譜》就收錄了他的兩幅作品,《水墨蒹葭圖》和《湖石圖》;傳世於今的《竹林燕居圖》,珍藏於美國波士頓美術館......可在精警聰慧的公主看來,他的顏值不及格!北宋史學家司馬光,在《涑水記聞》這本語錄體筆記中記載,李瑋貌陋,木訥性樸,以致公主常以庸奴視之。

本來仁宗為女兒擇李瑋為婿,一是李瑋乃自己生母的姪兒,向李家施恩寵可告慰亡母之靈,二是李瑋不像倜儻的風流才子那般招蜂惹蝶,讓人放心。誰承想,兩人自成婚之日起就風波不斷,成了名副其實的怨偶。1070年福康公主卒世時,衣衾已生出蟣虱;久疾之時,身邊亦無人照料,可憐到自取炭火而燙傷了臉。

這段悲情史話的根源,在於福康公主被顏值所控,而看不到李瑋的才華,更看不到樸實性情的可貴,竟絕情至數度自殺,令一心傾慕於她的李瑋怨怒交加。據王安石《熙寧奏對日錄》記載,宋神宗哀悼公主之時,斥李瑋「負仁宗恩,遇長主無恩禮」。

千年一瞬。因顏值而生,又因顏值而滅的當代故事有過之而無不及,以致21世紀有了個別名「看臉的時代」。以顏值為本者眾,遂使其成為可變現「商品」。曾有報刊報道,一位美女在論壇金融版發帖:我怎樣才能嫁給有錢人?她甚至打探:有錢的單身漢都在哪裡消磨時光?更憤憤不平於長相如同白開水的人嫁入豪門,而她這樣迷死人的美女卻運氣不佳。

有位投資顧問回答了她:我年薪超過50萬,符合你的擇偶標準,但從生意人角度來看,跟你結婚是個糟糕的經營決策。你所說的其實是簡單的「財貌交易」,但問題在於美貌會消逝,我的錢不會無緣無故減少,很可能會逐年遞增,但你不可能一年比一年漂亮。從經濟學角度講,我是增值資產,你是貶值資產,而且會加速貶值。

這就是顏值的真實底牌——只能佔據「交易倉位(Trading Position)」,一但價值下跌就要立即拋售,而不宜長期持有。君不見,多少本想釣金龜婿的美女,最終釣來一眾「租賃者」——只交往,卻鮮有「購入者」——締結婚姻。其實《聖經‧箴言》老早就告誡世人:「艷麗是虛假的,美容是虛浮的」,但人卻仍像福康公主那般,只顧把眼光放在顏值上;又或像上述美女那樣,單把美貌當成唯一財富。如此人生,緣何不悲涼?

草必枯乾,花必凋殘。顏值再高也無法凍齡,唯心中美麗難被歲月氧化。中國當代藝術家木心就說:「在臉上,接替美貌,再光榮一番,這樣的可能有沒有?有——智慧。唯有極度高超的智慧,才足以取代美貌。也因此補償了某些年輕時期不怎麼樣的哲學家科學家藝術家,老了,像樣起來了,風格起來了,可以說好看起來了。」

這「好看起來」的,不是外貌而是心智。那位理性的投資顧問也勸告美女:與其打探哪裡可以覓得年薪50萬的男人,不如讓自己成為年薪50萬的女人,這比踫到一個有錢傻瓜的勝算要大得多。當然,這有難度,所以智者並不多見,而無論何時何地,這個世界的每個角落都不缺帥哥美女。如此來看,「美貌」並不像一些人認為的那樣是稀缺資源,智慧才是。

所以,與其花大把的時間敷面膜,花大把的金錢買化妝品,甚至忍各種的痛去整容,不如去做個心裡有燈的人——尋到智慧,那才是真實有效的保顏之法。想想看,心裡有燈,生命就通透,從裡到外都會「好看起來」,臉上當然神采照人!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