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見熟悉的影子 弗州園地 文娱

日本單元劇《開關(Switch)》,充滿搞笑的詼諧與懸疑的緊張。男主是地檢署檢察官駒月直,女主是律所精英蔦谷圓。這種人物設定的日常,必然劍拔弩張、針鋒相對。在系列「無差別階梯推人事件」中,儘管檢察官握有作案者證據,卻因被辯方發現搜證方式不當,令嫌犯免於起訴。這不僅令檢方扼腕,也令我憤憤不平,但劇情也由此走向撲朔迷離。

推人事件共九起,但蔦谷圓的委託人說漏嘴,只認七起;那麼造成死亡的第八起與造成重傷的第九起,又是何人所為?謎底,由蔦谷圓揭穿:第九起案件的凶手,就是第八案受害者的女兒!女孩發現嫌犯後向警方做了陳述卻未被重視,於是悲憤地決定自己去了斷。蔦谷圓陪同女孩去警局自首,但讓女孩失去母親的人,卻因地檢署權勢者叫停調查而逍遙法外。

雖說只是電視劇,仍忍不住義憤填膺,卻不料情節急轉直下:駒月直像預料到了什麼,心急火燎地趕到第九案重傷者所住的醫院,並將手中握著鋼絲、邁進病房的黑衣人,攔腰抱住、拖入樓梯間;那人不是別人,正是蔦谷圓!她來替天行道:「為什麼失去母親的人坐牢,而殺人者卻仍笑得開心?既然檢方不作為,只能別人來做......」

此時,我被強烈的共鳴震撼,並在驚愕中看到個熟悉的影子——我自己。每在報刊影視上,讀到看到以強凌弱、以富侮貧的事件,就會怒不可遏地在心底狂喊:「我要一枝槍!」並一遍遍妄想,仇恨的子彈結果了那些欺壓百姓的城管、鎮壓人民的黑警、魚肉鄉里的貪官......但,我是基督徒,無論如何都不能以惡報惡。

蔦谷圓則是抱定了「我不下地獄誰下地獄」的決心,來做人間清道夫:「我從沒覺得成功復仇的人可以獲得幸福。」這已是她十幾年來的第七次行刺未遂。原來,劇名《開關》是這樣一種意思:每當有重罪不受制裁的事情發生,蔦谷圓的心裡就會打開匡扶正義的開關。

每個人對正義都有自己的定義,但那會是真正的正義嗎?豈不是有人形象地描述過,當我們凝望深淵時,深淵也正在回望著我們?《聖經》中有這樣一個令人印象深刻的場面:耶穌被捕之時,有跟隨祂的人拔刀削掉大祭司僕人的一個耳朵,但「耶穌對他說:『收刀入鞘吧!凡動刀的,必死在刀下。』」(《馬太福音》二十六章52 節)

世上的罪層出不窮,不會因罪人消亡而減少。劇終之時,導致隧道坍塌、令男女主角同時失去親人、一起成為孤兒的罪魁禍首出獄;蔦谷圓臉上現出明確無誤的殺機。明察秋毫的駒月直,是否仍能成功阻止她的第八次暴衝,甚至一勞永逸地保護她免於淪為殺人犯?

這一戲劇懸念,成為我真實的擔心,也讓我深為自己已是得著救贖的基督徒而由衷地慶幸:只有耶穌基督降世為人、道成肉身的十架救恩,才能萬無一失地歸正我們的心懷意念,真實體會什麼叫恨惡罪而愛罪人。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