幽谷中的紫蘿蘭 德州园地

大山中的麥種

我出生在台灣台東鄉下,峻美的大山蘊育了我們卑南族人棱角分明的臉龐和略黑的皮膚、熱情愛笑的性格,讓我成年後,無論走到何處都樂觀面對生活的困境。在父母的呵護下,母親爽朗的笑聲中,童年生活充滿了盼望和歡笑。身為獵人的父親家教極嚴,很注重培養孩子們的獨立能力,父母親為人慷慨熱情,每每有所獵獲都會大方地分給鄰里鄉親,這樣的耳濡目染使得後來的我也總有一腔熱情,願意參加各類慈善團隊去看顧弱小,幫扶有需要的人群。

6歲那年,父親離開家去城市闖蕩掙錢,養家的擔子落在母親肩膀,巧手的母親總是樂觀地面對一切。無論生活怎樣辛苦,每星期日清晨,漆黑山路上總會晃動著幾個火把,那是母親帶著哥哥、姐姐和年幼的我,下山趕往基督教堂參加禮拜,曲曲折折中一來一回要花費6個小時。雖然天未亮就要起床,睡眼惺忪中被姐姐牽著上路,但教會裡那些熱情笑臉、甜蜜糖果和溫暖團契,還有弟兄姊妹們贈送的衣物和小禮品,都是我們最美的期待。山路艱險,但母親總是將趕路的辛苦化作悅耳的歌聲:「上帝愛世人,將祂的獨生愛子賜下,叫信祂的人不至滅亡,反得永生……」在火把的明光裡,在趕路的艱辛裡,基督的信仰也如同一粒麥種播在了我心裡。

走進人生幽谷

12歲時,為了讓孩子們接受更好的教育,全家人遷居到山下部族聚居的村落,母親依然在每個星期日帶著孩子們去教會聚會。15歲時,我開始打工幫補家用。到了台北的一家汽配廠,結識了家境較好的男朋友,三年的相處我們情投意合,我已懷孕準備結婚,但男友父母對原住民有很深的偏見,激烈反對。在和男友一次艱難的長談後,男友消極懦弱的態度,讓我選擇了分手。倔強的我不忍心一個小生命的流逝,也明白自己是單親媽媽,無法在賺錢養家的同時照顧好孩子,於是在孩子出生一週後,我便忍痛送回鄉下父母家,自己則在台北拼盡全力去工作,兒子三歲能上幼稚園時,我將他接回身邊獨自扶養。每當生活期間歷經艱難,就會想起童年時在趕往教會的山路上,隨處可見紫蘿蘭在艱險環境越開越盛,就鼓勵了我,養育孩子直至平安健康地長大成人。

另一頁的精彩

45歲那年,莫名地有個聲音持續迴響在我的心裡:去美國!生性灑脫的我果斷做出了選擇:出發!我去辦理的過程卻出乎意料地順利,三天後,我的雙脚已然踏在美國土地上。我不會一句英文,可是在底特律的轉機也無比順利,總有個輕輕的聲音在耳畔一直提示著我,飛機在夜裡抵達波士頓,隨著出關的人潮打一輛的士,再憑手中一部翻譯機與司機簡單交流後,中國城裡出現了一位黑髮深目的高山族女子的身影。在一家中餐館用餐時,舉目無親的我在與老闆的交談中順利找到了合租房,沒過多久又順利地在一家美容院找到了工作,生活也翻開了另一頁的精彩。

有一次飛去達拉斯探望朋友期間,受邀參加了一場聚會,一段浪漫的愛情故事就此拉開了序幕。回到芝加哥住所,我很快就接到朋友的電話,問我是否願意接受一位美籍男士Jene的追求。那個晚上,我對他真是毫無印象,便果斷回絕了。一週後,友人再次致電,講明Jene的心意,Jene是對我一見鍾情,他甚至願意飛來芝加哥與我當面相談,我以為不過是句戲言。沒料到一週後,Jene居然如約飛來,他的真誠和幽默打動了我。後來我才知道愛上自己的這位男子居然是位資深外科醫生。2007年1月一個飄雨的清晨,沒有盛大的婚禮和高朋滿座的喜宴,但在上帝面前莊嚴的宣誓中,我幸福地嫁給了愛情。

中美聯婚甘苦

童話故事中對王子與公主的描述總是在婚禮後戛然而止,婚後的磨合期因語言的障礙讓我們的交流如同聾啞人,我陷入了前所未有的恐慌,雖然愛在心頭,卻只能用有口難言來形容,生性熱情喜歡與人交際的自己,感覺好像住進了豪華監牢。細心的丈夫覺察到我的孤獨,詢問我是否願意參加醫院裡一位中國同事家裡面的基督徒聚會。第一次前往,他們的和善親切就吸引了我,也讓兒時就播種在心裡的福音麥種開始發芽,主耶穌的愛和姊妹們的熱心讓我每天的生活都充滿盼望,更驅散了心頭的孤獨感。

那時小鎮裡沒有中國教會,每到星期日先生就開車帶我去離家較遠的曉士頓西區中國教會聚會,一年後在聖靈的感召下,我接受洗禮加入上帝的大家庭,很快就適應教會生活並參與教會裡各樣的服事,也參演教會傳揚神蹟奇事的劇團節目,還結識了台灣來的鄧福真教授,在她的邀請下參加了《光鹽社》義工團隊,去幫助癌症病人。我也發揮自己愛唱愛跳的恩賜,組建了一個音樂團隊,用讚美的歌聲為病患中的人們帶去安慰,這樣的服事讓我喜樂又滿足,任何團體需要協助活動時我都義不容辭地參與,先生也非常支持我的各項義工工作。這樣的生活過了兩三年,忙碌的社交讓我忽略了和丈夫的溝通交流,我的婚姻關係開始出現裂痕,總覺得家庭生活對自己是一種綑綁,加上語言不通造成的誤會,我們之間的爭議越來越多,頻繁的爭吵或冷戰讓我有了逃避婚姻的念頭。

在主愛中成長

在我們的關係陷入冰點的時候,有姊妹邀請我們參加中美聯姻團契的婚姻輔導。在一次查經分享會上,兩段經文深深觸動了我的心——《箴言》十二章4節:「才德的婦人是丈夫的冠冕;貽羞的婦人如同朽爛在她丈夫的骨中。」十五章4節:「溫良的舌是生命樹;乖謬的嘴使人心碎。」我開始檢討並認真悔改自己的罪,更是看到丈夫對我的種種包容和體貼。為了我的益處,儘管他聽不懂中文,這幾年來每個星期日,先生都堅持陪我到西區教會聚會,這正是他捨己愛我的表現。我開始求上帝改變自己而不是對方,學習從上帝而來的智慧,做好生活的優先次序,學習尊榮丈夫。上帝也透過不同的姊妹對我說話,讓我在婚姻中真正成長,主耶穌的愛和姊妹們的關懷使我的生活又充滿了陽光,我和先生的關係也改善了很多。

我學習將結果交託在上帝手中,不憑自己的血氣行事,讓我在婚姻和事業上走出曠野,走入流奶與蜜之地。上帝使用我這樣生長在大山只有小學學歷的女子,走過風風雨雨,又賜下美滿的婚姻順心的事業,成為祝福別人的管道,這樣的神蹟奇事唯有祂可以做到。

《箴言》三章5-6節:「你要專心仰賴耶和華,不可倚靠自己的聰明,在你一切所行的事上都要認定祂,祂必指引你的路。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