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就要過去 见证

在紐約疫情最嚴重的4月,教會主日線上聚會,郝牧師講道時,他自己帶敬拜、自己彈吉他,似乎充滿了活力。我想起去年這個時候(2019年4月),郝牧師躺在床上,動都不能動,那時我們完全想不到今天會是如何的樣子。真是感謝上帝的憐憫,奇妙地醫治了他!

牧師生病 最痛苦的一年

2018年,是郝牧師和我結婚30多年以來最痛苦的一年。一整年,郝牧師的病,嚴重到完全沒有辦法事奉,他一年沒有講道。醫生說他是突發性的耳聾(Sudden Hearing Loss),聽力失去了60%以上,而且不可能再恢復的。他每天24小時,常在暈眩,只要一起來,就暈,走路有時都需要人扶著,不要說開車,就是一般正常人能做的事他都無法處理。

一個深愛上帝,為主傳道30多年的人,現在不能事奉,是何等的痛苦!我除了神學院的教課、教會的牧養、中英文堂的講道,還要照顧牧師,承擔他的部分工作,也快要撐不住了,我們常常只有流淚禱告。

求問上帝 夢中得到回答

那年教會跨年夜禱告會的前一個晚上,我問上帝:你是不是要我們都退休了?如果郝牧師的身體繼續這樣,我也不可能服事,必須要專心照顧他。我看郝牧師非常痛苦,我也很難過,但是我不了解他究竟有多痛苦。

就在那個夜晚,上帝讓我在夢中看見一個很清楚的圖畫。我和郝牧師在一條船上,船上還有我去世的祖母。風浪非常大,幾次大浪,我們都差點要沉到海裡!好不容易我們終於到了一個平靜的海面,上面有一個桌子,桌上還有《聖經》。這海面下有一大片金屬網,我們就下船,我問祖母,要不要跟我們一起上來?她說她不上來了。我就醒了。

上帝藉著這夢清楚地回答了我的問題:第一,郝牧師有多痛苦?好像經歷死亡那樣的痛苦,因為我已經去世的祖母在我們的船上。第二,我們的事奉不會停止,我們還在海上,但不管風浪多大,我們不會沉下去,因為在我們的下面,有一大片金屬網在保護著我們。那是2018年底的事。

忽然醫治 上帝奇妙作為

2019年五月,我到台灣教神學課,郝牧師和我一起去,我們住在我妹妹家。一天早上,郝牧師開冷氣,用遙控器,忽然聽到嗶的一聲,他問我:妳聽到了嗎?我說:我天天都聽到,但這是他一年多來第一次聽到。上帝忽然之間醫治了祂的僕人,他耳朵的聽力恢復了大部分,也不暈了,連專科醫生都說是奇蹟!哈利路亞!直到今天,快要一年了,我們的事奉沒有停止,因為上帝在我們的下面放了一大片的金屬網,保護著我們。

感謝主的醫治!也感謝許多神學院、教會的教牧、同工在那段時間的扶持,許多弟兄姊妹的禱告、幫助!願一切的榮耀歸給上帝!

親愛的弟兄姊妹,在今天的疫情和動亂中,我們似乎處在一個深深的黑夜裡,就像我和牧師在2018年的感覺,但我們相信,緊緊地抓住上帝,黑夜就要過去,黎明終會來到。最重要的,我們有那終極的在永恆裡的光明的盼望和確據。阿們!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