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的長者 健康

在新冠肺炎疫情中,安老院成了重災區,院內老人受感染數目及死亡率明顯高,原因包括:

1)長者本身已有不同的長期病患,例如心臟病、肺病等,加上年老體弱,免疫力較低,更易感染疫病。

2)院內長者的日常活動、用餐、做運動等互相聚集在一起,碰面交往的機會很多,交叉感染病毒的可能性大增。

3)由於護理服務人員經常進出不同長者宿舍和護老院工作,感染率較高,不自覺地將病毒傳給服事的對象。

在疫情大爆發的情形下,安老院;被迫嚴禁親友前去探望,防止外來者把病毒輸入,同時又怕訪友受到感染。現時某些安老院會聯繫一些受過特別訓練的醫生及護理人員進去,幫忙照顧病者。

協助安老院照顧病者

此刻,我們有很多同事被安排到已有疫病爆發的安老院工作。主要的職責包括:

1)指導護理人員正確使用保護裝備。

2)確保護理人員有足夠的防護衣物及裝備。

3)醫生須接觸長者的家屬,了解他們對家人一旦染病的處理方案,是否需要繼續治療或搶救,還是另有別的想法和要求等。

4)指導院內工作人員,如何疏導失智長者的情緒,幫助他們面對見不到親人的日子。

5)建議院方安排院友透過視像電話,跟親友對談,或相約親友來到安老院外面,而醫護人員就讓長者隔窗跟家屬揮手打招呼,藉以平服他們因想念而產生的波動情緒。

有些安老院也會代親友將食物或其他物品轉給家人;至於那些完全無人接觸的長者,院方則會讓他們翻看書畫、觀賞短片、電視節目等來打發時間,好分散精神。我們也會建議親友跟獨居長者聯繫甚至探望,但必須站在門外或保持一段距離與他們交談,好讓他們感受到親友的關懷。

公平看待每個病人

眼見長者染病和死亡人數逐日遞增,不少人問:「若有大批人同時間被送進醫院,長者的治療優先次序會否排到最後?」我可以肯定地說,所有醫院都會接受任何年齡的求診者,每個病人都會得到公平的看待。現在的問題是如果長者染上新冠疫病,情況會更加複雜;加上入院之後需要接受不少的檢驗和測試,治療時或需戴上一些儀器和輔助機器等,這都可能會令他們更感不適。在這種情況下,我們一般先會徵求長者或其家人的意見,也坦誠告訴他們,在現階段是沒有有效治療新冠疫症的良方,但院方也會按病人需要,提供氧氣和靜脈滴注等,看看是否願意讓他們入院。

在我接觸過的年長病者之中,有表示不喜歡太過激進的治療方式,免令他們更加不舒服,所以寧願留在較為熟悉的環境——家中或安老院接受治療;我們便會按照他們的意願,不會強迫他們進院留醫,而並非醫院拒絕長者入院治療。事實上有數據顯示:院方對入院接受治療的老人家,雖然已經做盡所有救治的程序,包括插喉、用呼吸機等維持生命儀器去救助,但死亡率仍然很高,因此子女一般都不願意年老的親人受這些痛苦,而選擇放棄治療,院方亦尊重和接受病者和家人的決定。

喜歡接觸可愛的老人

雖然知道長者感染了這個疫病之後,其實是沒有什麼治療可提供,但當跟他們的親友傾談時,我會儘量給他們意見和資訊,相信這也能幫到他們;在家人傷心難過時,我也樂意與他們共度時艱,送上安慰。

有人問:「作為老人科醫生,你認為長者一般恐懼什麼?」他們當然會害怕孤單,或是需要長期依靠別人照顧的那種難受感覺,但對基督徒長者來說,他們一般都不會害怕死亡,只是較為恐懼進入死亡的那個過程。也有人想知道,我為什麼會選擇做老人科醫生?感謝上帝,讓我看到這方面真的有很大需要,而且我也很喜歡接觸每一位長者,他們是有趣可愛的一群,假若你願意花時間與他們一起,聆聽他們的生命故事,都是非常特別的;還有,他們的醫療歷史也是十分複雜,並非千篇一律的,所以如果要替他們訂出一個治療方案,也變得很有挑戰性,這也是我喜歡投入這專業的原因。

視長者為我最親家人

雖然我未必可以將他們的生命延長,但若能在他們的人生最後階段裡,幫到他們享有更有質素的生活,那是相當有意義和價值的。另一方面,我會視每一位長者為我最親的家人,所以我怎樣看待我的父母親,也會怎樣關愛幫助他們。縱使因為醫院的政策,在工作時間內我不能傳福音,但不少病人都知道我是基督徒,我希望他們是因為看到我對他們的愛心與真誠關懷,從而感受到上帝的愛,這就是我的見證。曾接觸過一些因新冠病毒而去世的長者,這也令我有所反思,一場突如其來的疫症,就奪去了那麼多人的性命,可見人是脆弱的,無人能掌控生命長短,耶穌回來的日子近了,我們要努力傳福音,盡快領人信耶穌,尤其是我所愛的那些老人家。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