勿把丈夫當兒子 家庭

讀初中的占美沉迷手機遊戲,學業成績每況愈下,後來更不肯上學;他脾氣暴躁,常與弟弟打架,對父母態度也很惡劣。父母責備他時,他會威脅開煤氣和拿刀自殺,媽媽茱莉慌張起來,連忙把他帶來輔導。

父親母親的角色

茱莉告訴我,占美小時曾做過手術,所以對他特別愛護,可能寵壞了,養成壞脾氣。我與占美單獨會談時,他說父母經常吵架,媽媽常常嘮叨他、大聲罵他,所以他也大聲回駡。他不是想自殺,只是嚇唬媽媽。

茱莉承認自己情緒容易激動,早幾年曾患憂鬱症,後來雖然好了,但情緒不很穩定,很怕兩個孩子爭吵,她受不了時嗓子就大了。她說占美脾氣更大,如果催促他做功課、禁止玩手機,占美會用手推她打她,有時更用腳踢她。弟弟也學了哥哥對媽媽不尊重的態度和言語,媽媽擔心兩孩子情況會越來越糟。她感到自己很孤單,一個人什麼都要照顧,丈夫在餐館工作,時間長,沒幫忙管孩子,性格又內向,並且因為與同事不和而經常轉換工作。為了家庭經濟,她要做兼職幫補生計。她對丈夫很失望,説好像家有三個兒子。

我向茱莉解釋她的家庭缺少了父親重要的角色,邀請她丈夫一起來輔導,因丈夫應該參與教養,減輕妻子的壓力。起初茱莉不認為丈夫能幫忙,因兩兒子都看不起他,還學了父親的不良生活習慣。父親終於出現,他老實謙和誠懇,關心占美的情況,承認自己生活習慣不好,自我管理能力弱,沒有計劃,逃避家務責任等。他不善辭令,缺乏自信,坦言不知自己能做什麼幫助兒子,他說話時,常常忐忑不安地瞧茱莉的臉色,好像怕說錯話會挨駡的孩子。不過,他愛茱莉和孩子。

其實,我聽過不少妻子抱怨丈夫像個長不大的孩子。在不少婚姻裡,折騰的妻子哭訴不想作丈夫的媽媽,但無奈又不自覺地長期扮演著丈夫媽媽的角色。家庭裡,如果女性一方性格較強,又積極進取,往往逐漸成了家庭領導者地位。妻子做的範圍越多,丈夫越縮小,父親角色像有名無實。母親的角色不自覺地膨脹,心態卻苦澀。當妻子對丈夫失望丶批評和埋怨,孩子們也會看不起父親,也習慣了用負面情緒與行為表達不滿,所以亦會用同樣負面方式來挑戰獨力帶領家庭的母親權威。

應該的角色和應盡的責任

首先要處理的是停止孩子對家人的暴力行為,占美在學校沒有任何暴力紀錄,可看出是選擇性地向家人用暴力發洩情緒或反抗。我強調家庭必須對暴力零容忍,父母要訂下家庭共同遵守的規則,家中任何人只可以用言語表達不滿,不能動粗,父母亦以身作則,假如有人缺乏自控能力,就要報警送去醫院檢查。後來媽媽真的因為占美打她而報了警,占美於是停止了對家人的暴力行為。

另外,要提高父母對孩子的教養及管理能力。夫妻需要彼此協助,要合作,需要有良好的溝通和一致的原則。茱莉是基督徒,多年來得到教會姊妹們精神上的支持,走出憂鬱症。我嘗試從《聖經》的角度幫助茱莉接納她眼中「不合格」的丈夫。在上帝面前,其實每一個人都是不合格的,沒做到應該的角色和應盡的責任,是不合格的生命,然而上帝沒有放棄,仍然耐心給我們機會,接納我們為兒女,稱我們為朋友,使我們有盼望可以邁向成熟的生命。我看到茱莉的丈夫愛她,也愛這個家,只是缺乏自信,他需要妻子的鼓勵和相信他仍然能夠心志成長,最終可以成為可倚靠的丈夫和父親。上帝造人的時候,不是特別做一個女人去幫助男人嗎?茱莉恍然有所感悟,覺得自己以前走錯了方向。

在個別輔導談話裡,茱莉把多年來在婚姻裡因丈夫懦弱的性格而受傷的憤怨傾吐出來,讓心靈傷口縫合,願意調整自己與丈夫的位置。茱莉逐漸放下鄙視的目光與丈夫溝通,平和地分享大家的不同意見。丈夫積極努力改變生活陋習,作孩子的榜樣,也主動參與家務,敢於站出來維護太太,種種改變令茱莉感覺舒服得多了。

占美性格倔強,不肯上學,我建議向兒童保護局申請家庭評估計劃服務(Family Assessment Program),獲批準後,社工介入,每週來家訪與占美輔導,也與學校跟進聯絡,加上茱莉夫妻管教態度一致,占美開始改變,慢慢恢復回校上課,成績不斷有進步。

家庭裡每一個成員都有其獨特的角色和價值,尤其是父母對孩子影響一生。有些男人到了為人夫人父的時候,心志情感卻還未達至那階段需要的成熟度。可能有一個太過保護的母親,忽略按照他的年齡給予適當的培育,這類男人俗稱「媽寶」。媽寶需要遇到一個懂得欣賞他還未發展好的真正男人本質的女人。媽寶的上半生正因為有一個女人一直視他為小孩,無意中使他停滯在小孩心態中,假如妳的丈夫也是個媽寶,妳認為他會希望他的下半生再遇上另一個媽媽嗎?!其實我們心底裡都知道自己不夠好,在不夠好的情況下卻得到別人的尊重和接納,正是我們重拾勇氣,願意改善自己的動力。愛使生命復甦成長,這是關係裡的金科玉律。(真實個案。名字用化名)

By accepting you will be accessing a service provided by a third-party external to https://us.cchc-herald.org/